入会指南商会秘书处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444
  • 4444
  • 沧海纳百川
365bet电子游艺新闻资讯
合作双赢
供求信息
【供应】翰德投资 供应
【供应】和盛资本 供应
【供应】瑞堂养生 供应
【供应】美泰物流 供应
【供应】易丰集团 供应
.
新闻中心
听姐夫哥的老父亲聊解放前后的岁月
分享到:
日期:2013-12-10

摘自常务副会长肖波  原创 2013年7月22日

晚饭陪姐夫哥的老父亲喝酒聊天,老爷子是老牌大学生,老法官,79岁的高龄,精神十足,思维清晰记忆力惊人,一个人干了一瓶红酒,尚意犹未尽,两个小时内滔滔不绝将他的人生回顾了一遍,伤心处,几度哽咽落泪。

我很用心倾听,这些真实的口述历史需要记录。

解放前的故事

1944年时,他刚9岁,就经历了两次遭遇日本兵的生死体验。

二次长沙会战时期,日军突破汨罗江防线进驻新市、汨罗一带。

第一次日本娘子到袁宵段,全家人都躲在后山,实在饿急了,冒险让大几岁的哥哥带着他偷偷下山回屋煮点米饭(大概是认为日本兵也许不会杀小孩),下山后,小哥哥交待老爷子守门口把风,防着日本兵,自己回厨房煮饭。

毕竟年纪太小,等老爷子发现时,日本兵己到了晒谷坪,跑回山上己经来不及了,两兄弟只好折回里屋,躲在老式有踏步的那种大床底下,不久就看见日本兵绑着绑腿的大皮鞋咣咣走近床头,用刺刀试探地胡乱戳了几下他们头顶上铺着稻草的床板,大概日本娘子之前就来过,认为这村子里人早就跑没影了。两兄弟大气不出趴在床底,看见日本兵的大靴子移到床边的大立柜,(旧时那种可装六担谷八担谷的巨大的木柜)听见他把柜门打开叮叮咚咚翻找了一通,也不知找着啥东西,咣咣蹬着大皮鞋就出去了。这次算是有惊无险了!

第二次就吃了苦头,到了冬天下大雪时,日本兵驻在己炸成废墟的新巿街,他们家人这时都躲在赵公桥亲戚家。

天极冷,他小叔叔、姐夫带着他两兄弟,四人一起到废墟里捡些柴火取暖,没想到日本弹药库就设在李家(现在新巿电影院对面李光和家?听不准确)。

大雪纷飞中,他们也看不太清废墟里的方位,一不小心就误闯了弹药库。

这下全被逮了,四个一溜绑在大樟树下,老爷子说,当时他叔叔要他大声哭,也许日本兵一心软就放了小孩,不知怎么的他就是哭不出来,眼泪都冒一滴,气得他叔直骂他蠢!早上九点一直到入夜都绑在雪地里,人都僵硬了,好在后来小哥哥的绑绳松了,他叔说,跑出一个多捡条命,要小哥哥独自趁黑跑了。

之后,好像是家里人拜托地方维持会,找到了个东北籍的皇军关说起了作用,日本娘子才松了绑,带他们到里屋烤火,看他年纪小,还给了个日本馒头吃,叔叔姐夫每人得了根日本烟抽了。

这次吓得够呛,以为肯定要完蛋,还好上天照应保住了小命,只是连惊带冻的,后来大病了一场。

老爷子对日本娘子的痛恨,不仅仅是那两次遭遇,而是他曾经躲在树丛里,亲眼看见堂姐、婶婶被日本兵按在田梗轮奸!老爷子说,唉,这些事本来说不出口,多少乡亲姑娘被强奸。现在她们都不在世了,说说,只是让你们后班莫忘记了。

更令人发指的是,才一百多号人的袁宵段,竟然被日本兵杀了20多个!

只是说到这时老爷子眼里才泛出了泪光,情绪激动了起来,红酒一杯一端一干而尽。

解放后的岁月

老爷子极聪慧用功,解放前后读书成绩都相当优秀,在学校非常活跃,高中时己是学生会主席,高考被武汉大学哲学系录取,报名后,中央教育政策调整,取消武大哲学系,竟被胡乱转入株洲师专,抗争了一个多月,无奈只能接受命运去株洲就读,后仍然表现杰出,毕业成绩优异,成为唯一被株洲专区政府,直接从学校要到株洲法院。

58年大跃进,人人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。

紧接着就是59一61年大饥荒,父母在年未双双饿死,他在饥饿中幸存。而袁宵段村再次在劫难逃,44年被日本娘子杀了20多乡亲,这次,又活活饿死了20多乡亲。

说到这里,老爷子激动不已,放声悲鸣起来。一直在一旁收拾餐桌的母亲这时才插话说,我们那里也一样,你德保叔的父亲,就是那时饿死的,我们河家坝就几十号人,也饿死了十多个,那时候啊,吃草吃糠粑粑,站都站不起身,人命贱啊……

老爷子哽咽好一阵,接着说到65年,被作为接班人送省政法学校培养一年,准备学成回院当院领导。

66年文革开始,其他眼红的人,设局诬其写反动日记,被打成右派,白天戴高帽游街批斗,晚上检查反省,一年多时间里天天重复进行,他觉得那个时期,已经了无生趣万念俱灰了,老爷子说到这时,甚至用拳头重重砸在餐桌上,极低沉抑郁地说,我就是那时开始对XXX产生了怀疑!

67,68年开始军管,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无亲无故的军代表看了他的档案,大笔一挥就取消了他右派帽子,平反复职。

他就这样莫明其妙又开始了他的法官职业生涯。

老爷子感慨道,那时法官的权力大啊,材料由他做,判决也是他,掌握这么多人的命运生死,令他如履薄冰。

也许正是这种朴素的人文关怀,在政治挂帅的狂热年代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。

又或许他自身命运的跌宕周折磨平了他的的棱角和胆识。

他再也不复当年才华横溢,意气风发的势头,变得小心谨慎起来。

但是扎实的法律知识和出众业务能力又使得在法院他不可或缺,这恰恰保护他在风起云涌的政治运动中再无大的挫折,却也从此了了。

往后的日子就泛善可陈了。

老爷子明显对自己的才华在政治潮流中沉浮淹没感到不平,确又想我明白他现在并不太过挂怀。

我在一旁默听,很少说话,已然沉浸在离乱惨烈的历史场景之中。

大时代背景下,个人的命运遭际,犹如风中之砂不由自主,而战争中,人的生命更如蝼蚁一般,无可奈何的任由摧残蹂躏。

成长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辈,未必真正能够体会前辈们的心底隐痛,但是,至少可以坐下来倾听记录。

商会介绍  |   联系我们  |  商会职能  |  服务指南  |  友情链接 | 商务合作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景田路78号景田酒店2201室
咨询电话:0755-83167239 传真:0755-83167238E-MailServices@yueyangshanghui.com
365bet电子游艺_365bet正规吗_365bet在线备用 版权所有  网站技术支持:深圳IDT设计室
.